26 September, 2015

八卦与故事,力与美


在观看第50届金钟奖直播时,被小S与蔡康永的引言逗笑了。其幽默的内容已不太记得,但其中谈到民众对“八卦”的情迷却值得讨论。所谓八卦,我想一般指的是较平民的,不时参杂揣测着对名人生活的新闻。举个例,像教宗或习大大到访美国,那是正文不是八卦,而哪位艺人和哪位艺人在一起或分了,那肯定是则八卦。其实每则新闻都是一段故事,而对八卦的执迷,我想,反映了人们想从故事的可能性中探讨并了解生命本质的企图心。八卦是故事,电影,电视,小说也都是故事。 

而故事中,数悲壮的最美,最刻骨铭心。张爱玲就说了:“力是快乐的,美却是悲哀的...壮烈只有力,没有美,似乎缺少人性。悲壮则如大红大绿的配色,是一种强烈的对照”。像莎士比亚的《哈姆雷特》就是脍炙人口的悲壮故事。在东方,项羽的垓下歌可算是悲壮的典范。“力拔山兮气盖世,时不利兮骓不逝。骓不逝兮可奈何!虞兮虞兮奈若何!”里感叹着即使是人中龙凤也无力乾坤变化的苍凉。《史记》记载“歌数阙,美人和之。项王泣数行下,左右皆泣,莫能仰视”,而京剧《霸王别姬》以虞姬自刎的结局浪漫化并隽永化了这一段悲壮美。若虞姬弃项投刘,故事就只悲不壮了,更不用谈及“美”了。

每每谈到项羽总会联想到金庸的《天龙八部》里的萧峰。萧峰亦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雄人物,却也无力于一种时不利兮的苍凉中。从丧母于雁门关,到错手杀挚爱阿朱于青石桥,至自尽于雁门关,无不是曲于身不由己的摆布。萧峰死得壮烈,而阿紫殉情得悲哀,让结局在这种强烈的对照下悲壮了。在此就以《天龙八部》里的这小段作结尾:

“ 阿紫高聲道:「啊,是了,我的眼睛是你給我的。姊夫說我欠了你的恩情,要我好好待你。我可偏不喜歡。」驀地裡右手伸出,往自己眼中一插,竟然將兩顆眼珠子挖了出來,用力向游坦之擲去,叫道:「還你!還你!從今以後,我再也不欠你什麼了。免得我姊夫老是逼我,要我跟你在一起。」

游坦之雖不能視物,但聽到身周眾人齊聲驚呼,聲音中帶著惶懼,也知是發生了慘禍奇變,嘶聲叫道:「阿紫姑娘,阿紫姑娘!」 

阿紫抱著蕭峰的屍身,柔聲叫道:「姊夫,咱們再也不欠別人什麼了。以前我用毒針射你,便是要你永遠和我在一起,今日總算如了我的心願。」說著抱著蕭峰,邁步便行。 

群豪見她眼眶中鮮血流出,掠過她雪白的臉龐,人人心下幾怖,見她走來,便都讓開了驚步。只見她筆直向前走去,漸漸走近山邊的深谷。眾人都叫了起來:「停步,停步!前面是深谷!」 

段譽飛步追來,叫道:「小妹,你……」 

但阿紫向前直奔,突然間足下踏一個空,竟向萬丈深谷中摔了下去。”





Categories: ,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    Total Pageviews